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些小小情怀。。。

绘画小窝 摄影心情

 
 
 

日志

 
 

《百年孤独》  

2015-02-02 15:52:24|  分类: 爱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读了加西亚 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但此作者是以《百年孤独》而闻名的,于是今年初始,在图书馆借了这本书。刚开始读的时候,以为这本书应该是描写的现实事件,原来不是,这是一部魔幻主义的代表作,里面的吉普赛人,亡灵徘徊的鬼魂,以及最终被翻译出来的那部预示整个家族命运的羊皮卷,无一不让人堕入幻想的深渊。
    在豆瓣上看了两篇书评,说的挺好的,不要试图去弄懂这本书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内容,也不要在没有经历的年纪去翻开这本书,在合适的时间开始读这本书,然后和书中的人物,和这个家族一起感受这彻头彻尾的孤独吧!
    在这个大家族里,大家按照惯例,总是沿用先人的名字,而叫同样名字的子孙后代,在命名时,就被打上了命运的烙印,或多或少有着相似的性格,有着类似的生活轨迹,虽然每一代人用各种方式对抗着孤独,但是结果却都一样,都以孤独的死亡而告终。说这是一部魔幻主义巨著吧,还脱离不了现实,这个家族也展开了一段社会发展史,从祖先时代的自行圈地为村镇的部落时代,到政府成立干涉,到子孙加入了自由党和保守党的争斗,再到第一次工业革命后,出现了火车,组建了工会,再到后来飞机的问世。
     其中,我对书里最有印象的段落就是布恩迪亚上校从加入自由党后的转变。他的母亲,乌尔苏拉在他要审判蒙卡达将军时,在军事法庭上说道:“诸位把这场可怕的游戏玩得很认真,你们做的不错,因为你们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请别忘了,只要上帝还让我们活着,我们就还是母亲;不管你们有多么革命,只要没规矩,我们就有权脱了你们的裤子打一顿。”蒙卡达将军在临死前对布恩迪亚说道:“我担心的是,你那么憎恨军人,跟他们斗了这么久,琢磨了他们那么久,最终却变得和他们一样。人世间没有任何理想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为代价。这样一来,你不仅会变成我们历史上最转职最残忍的独裁者,而且还得枪毙我的乌尔苏拉大姐来抚慰你的良心。”
    马尔克斯上校是布恩迪亚上校的好副手,他迷恋上了布恩迪亚的妹妹--美人儿蕾梅黛丝,在他带给蕾梅黛丝一本精装祈祷书后,蕾梅黛丝感叹:“男人真是奇怪,反对教士打了一辈子仗,到头来还送人祈祷书。”而后来帮教士重建教堂的也恰恰是反对教士的自由党而非支持教士的保守党,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乱套,现在亦然。
    蕾梅黛丝看起来与正常人的生活格格不入,但她才是活的最明白,最自我,最无忧无虑的,她不被任何东西束缚,包括衣服。在别人都觉在怀疑她是智障时,这个家族的女主人乌尔苏拉却不这么认为。布恩迪亚家族的女人都在坚守孤独中,越活越明白,坚守着一份自我,一份自己对于感情和处世之道的执念;而这个家族的男人却在时代中迷失,最后只剩下一份无法逃避的孤独。或许这也是上天赋予男人和女人不同的使命造成的。
     在乌尔苏拉一百多岁的弥留之际,她反复的回忆过去,回忆自己家族的子孙后代,她虽然因为白内障双目几乎失明了,可是她的内心却看得比谁都明白。她意识到奥雷里亚诺 布恩迪亚上校并非像她想的那样,由于战争的摧残而丧失对家人的情感,实际上他从未爱过任何人。她猜到他并非像所有人想的那样为着某种理想发动那些战争,也并非像所有人想的那样因为疲倦而放弃了近在眼前的胜利,实际上他成功和失败都因为同一个原因,即纯粹、罪恶的自大。她最终得出结论,自己不惜为他付出生命的这个儿子,不过是个无力去爱的人。
      至于阿玛兰妲,那孩子的铁石心肠曾令她恐惧,她刻骨的痛苦曾令她痛苦,但现在她终于发现阿玛兰妲才是世上从未有过的最温柔的女人。她怀着惋惜的心情弄明白了,阿玛兰妲令皮埃罗 克雷斯皮遭受那些不公平的折磨,并非像所有人想的那样是出于报复心理;令赫里内勒多 马尔克斯上校日夜煎熬徒劳等待,也并非像所有人想的那样是出于痛苦的怨毒。实际上,这两样行为都属于无穷的爱意与无法战胜的胆怯之间的殊死较量,最终胜出的是阿玛兰妲毫无理由的恐惧,恐惧的对象是她自己饱受折磨的心灵。
       与这个家族格格不入的费尔难达嫁给布恩迪亚上校的儿子阿尔卡迪奥,她也逃不开这个家族孤独的宿命。她刻板守旧,偏执又是一个控制狂,同时还保留那贵族头衔带给她的高傲的自尊。在她整个的婚姻生活中,她从未幸福过,没享受过夫妻之爱,虽有子孙,却也没享受过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她把一切人间烟火都拒之门外。在阿尔卡迪奥和乌尔苏拉都去世时,她如愿所偿的撑起了整个家,还要担负起照顾小叔子生活的责任。她拿出曾经令自己闪耀光辉的女王行装,她觉得自己如此老迈、衰弱,离生命中的那些美好时光已如此遥远,竟开始怀念那些最不如意的时刻。她本已心如死灰,在日常忧患的痛切打击下若无其事,却在怀旧伊始被击溃了防线。随着岁月的摧残,她对自怜自伤的需求渐渐沦为一种恶习。
      而另外一个不属于布恩迪亚家族的女人庇拉尔 特尔内拉却为这个家族孕育出很多后代,且与自己的子孙也有着剪不断的纠葛,她对这家的男人了如指掌,对她而言,布恩迪亚家男人的心里没有看不穿的秘密,因为有一个世纪的牌戏与阅历已经教会她这个家族的历史不过是一系列无可改变的重复,若不是车轴在进程中必不可免地免损,这旋转的车轮将永远滚动下去。
       最后,这个家族的最后一个奥雷里亚诺终于破译了梅尔基亚得斯的羊皮卷,他看到羊皮卷卷首的提要在尘世时空中完美显现:家族的第一个人被捆在树上,最后一个人正在被蚂蚁吃掉。
       当马孔多在《圣经》所载那种龙卷风的怒号中化作可怕的瓦砾与尘埃漩涡时,奥雷里亚诺为避免在熟知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又跳过十一页,开始破译他正度过的这一刻,译出的内容恰是他当下的经历,语言他正破解羊皮卷的最后一页,宛如他正在会言语的镜中照影。他再次跳读去寻索自己死亡的日期和情形,但没等看到最后一行便已明白自己不会再走出这房间,因为可以预料这座镜子之城--或蜃景之城-将在奥雷里亚诺 巴比伦全部译出羊皮卷之时被飓风抹去,从世人记忆中根除,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所以,这个家族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既定的,他们的一生逃不过命运的轨迹,而这一切是早就设计好的,直到一切都不复存在,无法改变,命运的密码才最终破译。现实生活中的我们和书中的人物一样,有着自己既定的命运,这种致命的引力无法逃脱,最终只能窒息其间,我们每一个人何尝不是孤独的来到这个时间又孤独的结束自己的一生,终将无法逃离孤独的命运。

*蓝色字体为摘录书中段落*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